热门标签

(上海战疫录)一线|居委书记口述:疫情防控下的“困”与“纾”

时间:2周前   阅读:35   评论:2

  中新网上海5月29日电(缪璐 李佳佳 周卓傲 张践)上海疫情形势持续向好,大上海保卫战即将取得胜利。在疫情防控过程中,一个个社区就是一个个抗疫最前沿。近日,中新网记者与上海一线抗疫的居(村)委书记聊了聊,听他们讲述在此次上海疫情防控中的“困”与“纾”。

  

  一人身兼数职、一天接上百个电话、在办公室里凑合休息……忙,这是居(村)委会书记的普遍感受。

  松江区某居民区党总支书记:“居委会的主要工作就是人、物、事,其中最关键的是人,而人员又是流动的。政务系统里虽然有人口数据,但更新比较滞后,碰到流动率高、租客多以及商住两用的社区,这些数据就不管用了。所以要想知道居住了多少人,老年人占多少比例,都需要居委工作人员一家家跑出来,一户户交流出来,耗时间也费体力。”

嘉定区马陆镇崇文社区党支部书记、居委会主任潘晓喆(右)正在工作 受访者供图

  嘉定区马陆镇崇文社区党支部书记、居委会主任潘晓喆:“3月5日中午,我接到电话,说有一栋楼需要封控,我们立马对楼栋人员进行信息排摸,电话通知住户回家,然后再和医护人员一户一户做核酸,同时进行再一次人员排摸,一直忙到晚上。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又接到电话说另一栋楼需要封控,白天的流程重新再来一遍,我记得通知完住户,已经是早上四五点,稍微休息了一会儿,又要准备通知居民做核酸,那时的工作量真的很重,压力也很大。没多久,我的嗓子就哑了,一直到现在都没好,现在话说多了,语气急了,就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,现在的状态算好的,最严重的时候话都说不出来。”

普陀区长征镇建二居民区党总支书记王荣寿正在给车辆消毒 受访者供图

  普陀区长征镇建二居民区党总支书记王荣寿:“我们居委只有7个人,需要管理楼栋198个,居民2129户、5452人,其中60岁以上的老人占了30%。本来我4月(4月8日是其60岁生日)就要退休了,但我还是选择留下来,因为封控期间,居委的每个人都在超负荷运转,多一个人就多一个帮手。我们每天大概早上五六点开始工作,通宵,或者干到凌晨一两点是常态,到核酸现场维持秩序,当‘快递员’‘搬运工’,为了送小区需要血透的患者去医院,我把私家车开过来充当临时‘救护车’。我的血压长期徘徊在160,每天需要吃药才能维持平稳,同事们都心疼我,说我在硬扛,但居委会所有的人都很辛苦啊,他们也需要多休息,所有人都不容易。”

金山区枫泾镇枫阳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叶彩凤正在电话沟通 受访者供图

  金山区枫泾镇枫阳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叶彩凤:“枫阳新村是枫泾镇第一个封控的小区,我当时第一反应是,我们没有可以借鉴的经验,所有的都要自己摸索。前期要给居委工作人员分工作条线,要规划核酸检测点的路线,居民的物资取送、垃圾收运、上门检测、药物配送要分别配置志愿者力量,后期已经理顺的工作需要进一步优化,每天白天忙完一天的工作,晚上还要进行总结改进。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,我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。”

浦东新区塘桥街道龙园居民区党总支书记万添杰(中)正沟通工作 受访者供图

  浦东新区塘桥街道龙园居民区党总支书记万添杰:“我对自己的要求是,只要居民发出疑问,就要做到秒回,所以我的手机和充电宝是一直握在手里的,每天大概要回上百条微信。晚上在沙发上休息的时候,手机也是声音开到最大。家里人问我怕不怕被感染,我说,睡觉时间都不够,哪还有时间考虑这个。”

  “为有些事自己无能为力而哭”

  每天十几乃至20小时的工作,受访的居(村)委书记表示,身体再累也能坚持,但心累真的会让人扛不住。青浦区某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形容说:“早上挨一通骂(居民电话投诉),中午挨一顿‘打’(有人情绪失控冲到居委会),晚上挨一轮批(上级批评)。”

  长宁区上航新村居民区党总支书记朱雪菊:“今年的疫情防控是我近30年工作以来,压力最大的时候。一方面上级千针万线的事情落到基层,都得由社区的几个社工去做,另一方面成百上千老百姓的意见诉求、负面情绪也都宣泄在居委会头上,需要安抚。”

  嘉定区马陆镇崇文社区党支部书记、居委会主任潘晓喆:“从封控开始到现在,1张沙发,6张行军床,1个用6张椅子两两相拼的‘简易床’是我们晚上休息的地方,就算这样,我们也没觉得苦。但所有的坚强都在我们副主任晕倒的时刻崩塌了,那天居民们不理解为什么封控这么久了,楼里还会有确诊患者,他们骂得我们整个精神状态都在崩溃的边缘,再加上我们从凌晨4点一直忙到晚上12点还在分拣物资,突然我们副主任一头栽下去,在他被抬上救护车的那一刻,大家都哭了,觉得快撑不下去了,我们干得这么辛苦,这么累,为什么居民们还要骂那么难听的话。尽管这样,大家在片刻的情绪宣泄后,还是把眼泪抹干,继续撸起袖子加油干。疫情期间,大家的心理防线都是在崩塌和自我重建中不断循环。”

金山区山阳镇金湾居委会书记陈锋(左)正在跟居民沟通 受访者供图

  金山区山阳镇金湾居委会书记陈锋:“居委会作为防疫政策执行的最底层,并没有决策能力,比如复工复产,很多人要求出小区去上班,但我们只能根据复工名单办理合规程序,不在名单上的企业,我们没办法放人。但很多人并不管这些,他们认为有政策提到了逐步复工复产,居委就应该帮他们申请。实际上,把这些问题归结到居委不作为是不公正的,居委只是一线的执行者,只能按要求执行,居民有问题可以反馈,但不能要求居委直接决策。面对居民的抱怨,作为居委干部我们只能想方设法把困难和问题一一解决,因为我们必须给居民战胜疫情的信心。”

  嘉定区某居民区党总支书记:“疫情初期,物流和运力都受堵,大家普遍物资匮乏,有保供套餐预定的时候,居民们需求量巨大,而数量有限,居民们反抗情绪很严重,认为是我们藏着不给他们,但数量是上面定的,我们真的没有办法,我们竭尽全力去解释,但他们还是不理解。包括后面来接确诊患者的时间,有时候会在深夜或凌晨,居民责怪我们不安排好时间,患者被送去的方舱环境不好,居民责备我们不为他们着想……其实,他们的情绪我都能理解,但我也会觉得委屈,有时候我也会躲起来哭,这个哭不是因为被居民骂哭,而是为有些事自己的无能为力而哭。”

松江区永丰街道玉荣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叶菊丽(右)正与志愿者沟通小区发放物资事宜 受访者供图

  松江区永丰街道玉荣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叶菊丽:“随着封控时间的增加,居民物资短缺、就医买药等问题开始逐渐凸显,居委会电话成倍增长,居民打过来,居委电话一直占线,一部分居民情绪就开始烦躁。但我们的电话真的是来不及接,有很多居民反映,说你们的电话怎么永远打不进,我们就把自己的手机公开,让居民打手机,有时候一个晚上接几个电话,整个晚上就别想睡觉了。但我们还是会耐心听一下居民的诉求,帮他们想办法,解决问题,居民封控这么长时间有情绪,我们也非常理解。居委的小伙伴们大家也非常不容易,50多天来大家吃住都在居委会,办公室的沙发上、躺椅上,甚至会议桌上,躺下就睡。每次核酸采样期间凌晨一点左右睡,五点多就起。有的社工家里两、三岁的孩子快两个月没见到妈妈。但再难再苦,我们也必须要咬牙坚持,如果我们退缩了,这么多居民怎么办。”

长宁区天山河畔花园居委书记宋键(右)正在布置工作 受访者供图

  长宁区天山河畔花园居委书记宋键:“刚开始有的人不理解,不知道居委干部在背后做了多少工作,总是觉得我们就是坐在办公室里刷手机,可是我确实需要刷手机,封控的时间越长,居民烦躁的情绪抱怨的声音就越多,我得到各个群里去安抚居民的情绪,解答他们的疑问,‘刷手机’也是我的工作之一。之前有居民看我们只能睡办公室吃泡面,自己在小区会所的餐厅订了盒饭给我们送来,他把这事的照片发到业主群,本意也是好的,但一下子引起了轩然大波,有一种声音是肯定我们居委干部工作辛苦,另外一种声音就是质疑我们克扣了保供物资,所以这件事之后我们定了个规矩,宁可吃方便面、睡地板,再也不接受居民除防疫物资之外的任何捐赠。我们居委干部真的挺不容易,疫情一来,每个人都是舍弃了小家,为了大家,我们也需要及时让居民了解,了解到我们的难处,看到我们的付出,认可我们的努力,光做不说也是不行的。”

  嘉定区某居民区党总支书记:“因为前期工作积累了一些经验,区里把我作为典型案例进行了报道,随后很多媒体进行了一些采访。有些居民看到后,就认为你既然作为典型报道了,那你就是表率,就应该做得更好,比如发放的物资怎么能次数和种类都比不上其他地方。我们真的也很无奈,因为发什么东西不是我们能决定的,只能上面给什么我们发什么,我告诉自己,力争在力所能及的地方做得更好。还有此前的三区划分,有一段时间要求防范区提级管理,按照管控区要求不能出小区,但居民们认为,这是居委会自行加码,不按政策执行,但实际上我们只能按照要求来做。”

  “只要有一个肯定,我们就有动力”

  在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压力下,有居委书记累倒了,也有居委书记成为阳性感染者,住进方舱医院,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依然选择在疫情防控一线坚守。

  浦东新区塘桥街道龙园居民区党总支书记万添杰:“居民们封控在家,不能出门,有的甚至没有收入,他们对我们发泄情绪,我们都能理解。虽然做好工作是我们的份内事,但哪怕只有一位居民对我们说一句谢谢,讲一句关心的话,都会让我们感觉心里暖暖的,觉得辛苦没有白费,有继续干下去的动力。”

黄浦区五里桥街道瞿中居民区党总支书记计玉芳撑着辅助器 受访者供图

  黄浦区五里桥街道瞿中居民区党总支书记计玉芳:“已经在居委住了两个多月了,忙得没有时间休息,嗓子哑了无数次,腰疼的老毛病每天靠敷膏药坚持着,最忙的时候,我一天睡不到两个小时,睡觉也要抱着手机,手机声音调至最响,生怕错过重要来电。前不久,工作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两次,其中一次比较严重,全身当时就无法动弹。送去医院后,被判定为坐骨神经损伤,医生劝我回家休息,不然有后遗症,在医院的时候就有居民发微信来关心我怎么样了,所以我更坚定,我不能离开我的居民,离开医院后我就撑着辅助器回到了居委。今年确实难很多,我不知道自己在居民心目中还算不算合格的书记,但我还是希望尽自己最大的努力。”

嘉定区江桥镇新江村党总支书记孙廉正在维持秩序 受访者供图

  嘉定区江桥镇新江村党总支书记孙廉:“3月27日,我抗原自测两道杠,两天后确诊,我进入方舱医院接受治疗。虽然镇里派工作组接手我的工作,但他们毕竟没我了解村里情况,有些工作我必须要参与,住进方舱后不久就开始发高烧,我就一边接受治疗,一边打起精神和工作组互通情况、商量防疫对策。方舱的床头柜就是办公桌,病友们还打趣我说,他们是来养病休息的,而我是来工作的。4月12日,我康复出舱,通过隔离健康观察期后,我立马又回到工作岗位。村里人说我头发白了好多,我自己都没注意,这证明村民们真的有看到我的辛苦和付出,再苦再累都值得。”

宝山区淞南镇淞南九村第二居委会党总支书记苏澔翔正在工作 受访者供图

  宝山区淞南镇淞南九村第二居委会党总支书记苏澔翔:“5月1日晚上11点,我负责的个别小区居民因为受到流言影响,质疑居委会私藏‘保供物资’,于是聚集到居委会门口要求进入检查。那天时间比较晚,天也比较黑,我们刚刚完成工作准备休息,看到出现这样的情况,为了避免疫情期间人员聚集,经过沟通,我们让两位居民代表进入居委会,并进行了全程直播录像,在社区居民的见证下,流言终于得以澄清。当时我也不是觉得委屈,只是有点不太理解,平时白天居委会的大门都是敞开的,居民要办事,志愿者要领取防疫设备,有没有侵占物资进来后一目了然,完全没有必要深夜查房。事情弄清楚后,很多居民第一时间在居民业主微信群里表示鼓励,‘苏书记,我们挺你’‘书记不要难过早点休息吧,我们支持你’。很多的谣言,需要我们通过及时进行信息公开来澄清,来化解误会,老百姓看懂了,好多东西就能理解了。”

长宁区建宁居民区党总支书记马开骏(右)冒雨搬运物资 受访者供图

  长宁区建宁居民区党总支书记马开骏:“看着居民们自发写的这封感谢信,我才发现原来我们做的他们都有看在眼里,我很感动。什么之前被投诉,被抱怨,住行军床,连续半个月吃泡面,跟居民的肯定比起来,都不算什么。我觉得这份工作的秘诀或许就是换位思考,把居民的家庭当成我自己的家庭,设身处地地想遇到这样的困难,我会怎么办?一定要想方设法处理好。”(完)

【编辑:刘欢】

上一篇:SBL/5队变4队?球评爆料引网友臆测

下一篇:皇冠博彩_建议中老年人,夏天少吃肥肉,多吃5样家常菜,营养丰富身体好

网友评论